0111一块小饼干

塞包包的生日贺文(笔渣的小甜饼)

evanstan!
OOC
1.
我叫Sebastian,全名是Sebastian Stan。今天正式成为一名高中生。就在今天,我记住了一个人。
2.
我是在上学的车上看到他的。
他站在下车门的黄色区域内(明明门上写着请勿站人,司机师傅也不制止他)我呢,站在后门,就在他的旁边,和其他学生挤成一团。是的,他就站在下边享受着宽敞(和我们比起来)的空间,时而望向玻璃门外的风景,时而闭上眼睛休息。
他的长相很清秀,这大概就是我能在上学第一天就记住他的原因吧。他的瞳色是纯正的蓝色,就像晴朗时的天空,薄云总能映在他的眼里。他的睫毛又长又密,说真的,我脑海中联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睫毛精”。他的皮肤很白很细腻,淡蓝色的血管轻轻突出在手背上,先消失在手腕上的黑色手表下,然后又出现,一直到肘关节,有时连脖颈上的血管也依稀可见,仿佛是在宣告,血液正在流淌着,这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他并不是那种棱角分明甚至消瘦的好看,脸上还留着一点婴儿肥,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好看呀。
嗯,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
3.
我们学校呢,给每个学生发了学生卡,并要求我们必须挂在脖子上(这样看起来很蠢),每个年级的学生卡颜色都不一样。高一是绿色,高二是蓝色,高三的白色。当然我也是在开学两周以后才知道的。那个很清秀的人是高三的学生,我应该叫他学长。
现在我每天上学都能和他坐同一辆车,因为我发现他总乘1点50分的这趟车。我也喜欢上了车后门边的位置,几乎每天都和其他学生抢着上车,他们可能会觉得我是傻瓜吧,也不找个位置坐,就傻站在后门边,因为我想近距离的悄悄欣赏着学长的美颜啊。他有时会把学生卡的蓝色带子缠在手上,偶尔让它垂下来,再甩着卷回手上,大部分时间还是乖乖的带着的,他整个人随着车厢晃动(没办法,上学的路上有不少的坡)学生卡也随着他运动,所以我一直看不清学生卡的名字。
他是不是因为想第一个下车所以才站在黄框框里?还是因为站在那里可以看到不同角度的风景?我很开心,能和学长看到一样的风景,把路上的颠簸想象成在坐过山车。
4.
我终于看到了他的名字,Chris,在10月尾巴的一天(这天应该纪念),当然我看不清他的姓,我只敢在学长闭目的时候看向他,他一睁开眼睛我就会立刻地下头假装看着自己的鞋尖。他从不转头看阶梯上的我们,我们也不敢进入那片黄色区域,那里仿佛是他的专属空间,我们一踏入就会被他的眼神杀死。这样也好,我也就不用太担心有人接近他了。
5.
Chris学长微笑的样子真的乱我心曲了,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上了他,虽然今天发生的事真的很羞耻。
冬天来了,我们自然会穿上很多衣服保暖,当然这意味着车上更拥挤了。今天的我还是站在了后门边,和其他学生挤在一起。Chris学长今天戴了一条灰色的围巾,他低着头,把樱桃色的薄唇藏进围巾里。真的很帅啊,我忍不住想微笑。车子在拐弯的时候突然有一辆小车从箱子里出现了,司机师傅踩了急刹车才避免相撞。我身后的同学没站稳倒向我(虽然压着我疼但还是要感谢他),把我向后门推。最后呢,我不得不双手撑在门上,把学长围在里面,作出俯卧撑的姿势。我和Chris学长之间的距离一下子缩短了,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他终于正脸看了我一次,我从他清澈的眼睛里看到了我自己。我们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对方,我打赌肯定有2秒钟,然后他笑了,我才意识到这距离真的很尴尬,撑着站回原位,然后慌慌张张的道歉,(想象自己摆手的样子一定傻乎乎的吧)他点了下头又转头看向窗外了。
之后我只觉得车上人太多太挤了,导致我呼吸不畅,但我还是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心脏正有力的跳动着,就是频率是不是快的有点不正常?
6.
Chris学长要毕业了,就在这个夏天。从春天开始,我常看到他在车上复习。他低着头看着资料,阳光洒在他身上,他就像米开朗琪罗最棒的雕塑作品,像带着上帝旨意而下凡的天使。他把问题上的How和Why用绿色和蓝色荧光笔区分开,在空白处写着笔记,他的字迹挺潦草的,最后一个字母总是写的很张扬,字如其人吧,他就是我心里最耀眼的星星。看着他认真的样子,我也要好好学习啊。
7.
Chris毕业了,我也成为高二的学生了。新学期的第一天下雨了,我习惯性的站在后门边,看着玻璃门外朦胧的世界。没有遮挡了,突然觉得好不习惯。他的暑假过得怎么样呢?有没有出门旅游?是不是又学了很多新东西?他会不会记得我?会不会在某个时刻回忆过去时想起高三一整年有个学弟傻乎乎的站在后门边?
我也养成了把How和Why分开的习惯,这一点也被老师表扬了,谢谢你啊,Chris。
我曾想着,如果我再次看到他,我一定会叫住他,问他可不可以留下联系方式,能不能交个朋友。
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只知道我很想念他。
8.
我真的又见到他了,Chris!那天,校园里的樱花开了,他站在树下,安静的看着天空。我们都有所变化了,他开始留起了小胡子,下巴毛茸茸的很可爱。我们都长高了,只是他长得更快些。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拼命抑制自己内心的激动,走向他。

“学长你好,你…还记得我吗?”
“当然,sebby。”
“嗯?sebby?!诶!学长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就是那个后门边的学弟嘛……谢谢你啊,陪伴了我的高三时光。”

我看到他走向我,然后,我们拥抱了彼此。好了,这才是我们之间最近的距离,当然只是现在。
微风轻轻起,我好喜欢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