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1一块小饼干

今天有点不开心

tanya的最后一天


​烈日当头,沙漠里广袤无际。


tanya和carry一前一后艰难地在沙漠里移动。tanya的双眼迷茫的看着前方,双眼难以聚焦,只有一大片蒸腾着的黄色。眼中无际的沙渐渐模糊起来,仿佛下一秒自己快要失去意识。热,此时对于tanya来说只是一种感觉,自己就像是一片面包被放进微波炉加热,身体的水分被蒸发抽取,到最后只剩下干瘪的躯壳。


tanya的听力也受到了影响,她只能模糊的接收到carry在身后念的几个字,那是她们即将得救的讯号。看来那只垃圾寻呼机终于恢复正常了。


她们的补给品已经用光了,自从两天前和队友们失联,她们漫无目的地走,希望能穿过这片沙漠,或者找到一小片绿洲,然而沙漠之大,还是超出了她们的预期。


tanya还是倒下去了,她直挺挺的向前倒去。女人们总怕摔倒,她们总怕在鸡蛋似的光滑肌肤上留下点什么痕迹。tanya不怕疼,一个将死之人是不会在意是否有粗糙的石子划过她的脸颊的。她的脸埋进了黄沙中,沙子的温度高到可以蒸熟半只鸡蛋了。可是tanya无力翻身,就这样吧。她闭着眼睛,脑中开始回忆起她短暂又糟糕的小半辈子。老人们说这是回光返照,tanya更加肯定自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tanya想到了她九岁时偷了精品店里的一颗小胡桃核,那个时候她将手背朝下,抓起一把胡桃核然后松开直到手心只剩下一颗,然后面不改色的跟着妈妈离开。那是她第一次偷东西,当然她也只偷了那一次。这是个属于她自己的秘密,虽然那颗胡桃核现在也不知道被遗忘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她还想到了她偷听到叔叔婶婶说奶奶的坏话,密谋着独吞奶奶的财产。他们发现了她时那种震惊又恐慌的表情到现在tanya还忍不住想笑。奶奶的财产是一个农场,当然,她只有三头奶牛、五只山羊和一只白色的掉了毛的丑狗。tanya小时候还得罪过这只狗,一度被狗追赶。奶奶和爷爷总是因为快要用完的牙膏而吵架。爷爷在吵完架后总会到六公里外的小酒馆喝酒,之前他还让她尝过一口,酒的味道她难以接受,全吐了出来,爷爷就开始笑她,他的鼻子发红,不,他的整张脸都是红的,就好像严重过敏,又像他得了重感冒,事实上最后他就是得了重感冒去世的。


tanya想到了十四岁时自己的日记被妈妈发现,那天她妈妈痛打了她一顿,骂她是疯子,因为她写了一句“mary真可爱,我想当她的女朋友”。mary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愿意为她和那些说她土的男生打架。然而最后tanya还是转学了,从西部的村庄到了繁荣的东部。当然,到现在tanya都不后悔自己被妈妈打得出血。


tanya自觉自己长得还不错,周围人也都这么认为,所以当大学的某个系草追她的时候她成功地被孤立了。tanya记得与carry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因为她那姣好的面容。那时的tanya已经大三了,她依旧独来独往,使人驻足。那天的carry很帅气,其实她一直很帅,扎高马尾辫,乌黑润泽的长发在阳光照耀下活泼的舞动。她穿着军绿色的迷彩服,脖子上还挂着一副望远镜,把背包的重量放在右肩上,靠着教学楼的门,朝她勾起嘴角“hi,同学,交个朋友吧,我觉得你很漂亮。”tanya只是诧异carry和别人不一样,但很可能只是想耍她,于是冷着脸绕过她走了。从那天起,tanya总能高频率地看到她,有时是和男生打球、有时是抱着书穿过长满七里香的走廊。她看到她就笑,露出虎牙,她走路带风,衣角掠过花朵带走一丝清香。tanya对carry一无所知,但时间让她慢慢的放下疏离和戒备,也许她是真的想和我做朋友,她开始期待会不会在小径看到她的身影。她阴暗的生活终于有了一丝光亮。


在毕业典礼那天,tanya收到了carry的一封信,无非是毕业的祝福什么的,那些都没什么用。那时她才知道,噢,原来她叫carry,名字很好听。她也知道了carry比她小了两级,怪不得先前从没见过她。她也在那天晚上见到了她,那双五黑发亮的眼睛在昏暗的环境里锁定了她,邪魅的笑着露出尖尖的虎牙。两个人都喝了酒,酒精使人兴奋,甚至让人产生幻象。tanya明白了爷爷为什么爱喝酒,很刺激,那是飞升跨越一切的快感。她们拥抱,接吻,在午夜的街上唱歌、玩假扮游戏,最后她们十指相扣、金黄色与黑色发丝交错缠绕在一起,她们在她的小公寓里度过了她们的初夜。


翌日,tanya起床后发现身旁空无一人,周围凌乱但空气中已经感受不到carry的气息。生气?难过?什么感觉也没有,她只觉得有些胸闷,是淡淡的失落吗?


直到五天前她们才又见面,期间的四年日子长得让carry淡出tanya的生活。fine,谁也没有和对方说“我喜欢你”,也不需要对彼此负责,就当是酒后失态,就当成一场梦吧。


tanya在五天前参加了这次要命的沙漠探险活动,她又见到了carry。tanya没有冲上前去抓着她的领子质问她为什么离开,也没有多看她几眼以便引起她的注意。刻意总会显得矫情,她坐在一旁,面无表情。


直到现在,她们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她们把补给品放在一起,各取所需。tanya此时的内心是平静的,虽然她的世界正处于混沌之中,只是慢慢的有股困意包围过来,她想沉睡。


她失去了意识。


tanya再度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满幕星星,篝火映着她的半边脸。她废了好大劲坐起来,看到了队长和其他队员。她的嘴唇干裂,嘴里有股强烈的腥味,队长给她一个一只装有半袋水的水壶。


“我们已经发出了求救信号,救援人员正在赶来的路上。我们今天中午发现了你们,那时你们已经没有意识了。你们没有水了,carry用匕首划破了自己的手腕放血给你。嗯……她……是个好人”


tanya没有说话,她只静静地看着跳动着的火花。


评论